交通运输部水运科学研究院宣传语
贯通大运河,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大运河发展历史回顾与展望
来源: 本站原创2017-08-08 15:01:32

贯通大运河,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大运河发展历史回顾与展望

 

费维军

 

回顾几千年的大运河历史,无论是秦汉大运河、隋唐大运河、北宋大运河、明清大运河的繁荣,还是当代大运河的崛起都表明:凡是国家复兴之时,都是大运河贯通之日。全面再现大运河全貌风采、给后代留下一个完整的大运河是时代赋予我们的责任与使命,是中国人民千百年来的不懈追求,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象征和实现“中国梦”的具体内容,其历史和现实意义十分巨大。建议将贯通大运河早日列入国家重大工程项目,为大运河历史长河埋下一个新的里程碑。

 

大运河历史:源远流长

大禹治水分九州,并形成了以黄河为中心的水运“贡道”网,或可以作为运河的起源。“自是之后,荥阳下引河东南为鸿沟,以通宋、郑、陈、蔡、曹、卫,与济、汝、淮、泗会。于楚,西方则通渠汉水、云梦之野,东方则通沟江淮之间。于吴,则通渠三江、五湖。于齐,则通菑济之间。于蜀,蜀守冰凿离碓,辟沫水之害,穿二江成都之中。”(司马迁《史记河渠书》)可见春秋战国时期各国都为战争或水利目的修建了大量河渠,包括南北沟通黄淮的“鸿沟”、沟通江淮的“邗沟”和东西沟通太湖与长江的“胥河”等等。而且“此渠皆可行舟”,表明了早期河渠建设突出的航运功能。

秦始皇统一天下,“决通川防”,联通了春秋战国割据时代的水网,开挖了丹徒水道,联通了江南古运河,并沿河巡游至会稽(今绍兴)祭拜大禹,初步构建了秦汉大运河的雏形。秦始皇还为收复南越修建了兴安灵渠,开创了联通长江和珠江二大水系的先河。

西汉发展成为世界强国,汉武帝打造了第一条以漕运为目的的关中漕渠(黄渭运河),掀起了河渠建设和漕运发展的第一次高潮,构建了以长安为核心的大运河体系,西连陆上丝绸之路,东南连接海上丝绸之路,是大运河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但在两汉之际黄河泛滥多年,严重毁坏了黄淮大运河体系。

东汉建都洛阳,光武帝刘秀也大兴开渠之风,打造了洛阳漕渠(阳渠)。后来王景治河成效卓著,实现黄河800年基本“安流”,河汴分离,借河行运,重新构造了以洛阳为核心的大运河体系。三国时期曹操为北伐而打造了以白沟、平虏渠、泉州渠等为代表的北方大运河体系可通达涿郡(北京),并开发了“新河”向东可连接滦河入海。随后孙权打造以“破冈渎”为代表的江南大运河从吴都建业(今南京)可通达会稽,构建了“六朝”时期以南京为中心的江南大运河格局。魏晋南北朝时期政治中心和经济中心也开始由黄淮流域向江南转移,但长期分裂的格局也造成了大运河体系的支离破碎局面。

隋文帝杨坚统一中国建都大兴(西安),并高度重视大运河修复工程,先后开挖了广通渠(原汉武帝的长安漕渠)、山阳渎(原吴王夫差的邗沟),并疏通了汴渠,联通了江南经济中心。隋炀帝登基后移都洛阳,扩建了东南方向的通济渠(汴渠)、邗沟和江南运河,同时打通了东北方向的永济渠,建成了以洛阳为核心的全国性高等级水路运输通道,被认为是大运河发展史上的最重要标志。隋朝大运河西通过黄河和广通渠到大兴城(西安),东北通过永济渠到涿郡(北京),东南通过通济渠联通淮河山阳(淮安)、通过邗沟联通长江广陵(扬州),再从京口(镇江)利用江南运河到余杭(杭州),最后过钱塘江通达会稽(绍兴),沟通了海河、黄河、淮河、长江和钱塘江五大水系,长达约3000公里。

隋朝虽然命短,但隋朝创新的制度以及杨坚、杨广父子合力打造的大运河体系成为唐宋时期繁荣发展的重要基础。唐朝定都长安,唐太宗的贞观之治离不开大运河,开元之治的唐玄宗更是重开关中漕渠,并在长安广运潭召开了著名的“漕运博览会”,大运河发展进入了一个新高峰。唐末战争以及其后的五代十国分裂时期,大运河虽然局部有发展,但整体上又受到了体系性的破坏。

再次统一中国的北宋走出了秦汉千年以来“二京制”(长安、洛阳)模式,建都在漕运更加便利的汴梁(开封),大运河中心以及线路整体东移。宋朝时期还发明了“复式船闸”、节水“澳闸”等先进的运河修建技术,还开通了向南联接淮河与长江的惠民河,运河线路更加密集,漕运规模再次达到高峰,有力促进了北宋时期的经济繁荣。开封成为该时期的运河中心,也才有了著名的“清明上河图”。南宋先移都绍兴后定都杭州,为抵御金兵入侵,黄河被人为决口改道夺淮入海,淮河以北大运河体系遭到严重破坏。以杭州为中心的江南大运河在南宋时期仍然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也是南宋海上丝绸之路繁荣发展的重要支撑。

元朝定都大都(北京),元世祖忽必烈决定打造南北大运河,不再绕道河南,从淮北直接进入山东。先后开凿了济州河、会通河等新线路,原来的横“人字”大运河开始南北向拉直,基本构建了当今南北大运河的线路走向。同时,郭守敬引诸泉之水打造了通惠河,将大运河北端从通州延伸到了积水潭。但当时大运河能力十分有限,特别是会通河在济宁的分水不合理,造成济宁以北水量不足,勉强维持季节性通航。元代大运河虽有格局性的重大突破,但整体功能和作用发挥却进入了一个低潮,漕运以海运为主,海河联运,运河为辅。

 

明清“帝国运河”:繁荣与衰败

明太祖朱元璋建都南京,为解决漕运问题,下令疏通了南京南部(高淳古城湖)的联通太湖的古“胥河”,并开凿了胭脂河(天生桥河)向北抵达京城。继“六朝”之后,南京再次成为漕运中心,但北方运河由于黄河泛滥处于淤积状态,全线难以通航。明成祖朱棣继位后实施“二京制”,不久又从南京迁都北京。为保障北京城建设、北伐战争以及京城漕运等需要,永乐大帝朱棣高度重视北方大运河的修建工程。工部尚书宋礼受命启动贯通大运河工程,重新开凿已经基本淤死的会通河,采纳“汶上老人”白英的建议,打造了著名的南旺分水枢纽等运河工程,并通过引水和储水等多渠道解决了北方地区水源以及水量分配等问题。永乐年间,大运河修建,特别是北方运河修建进入新高潮,北京成为大运河中心。南北大运河实现了全线贯通,成为明朝军事、经济、贸易和人员往来的生命线。随后明朝实施禁海令,大运河漕运功能和作用更加凸显,形成了沿大运河繁荣的城市经济带,成为明朝社会经济发展的命脉,漕运管理也日趋成熟,也造就了明朝的“永乐盛世”。

清朝定都北京,继续实行禁海令,大运河依然是朝廷血脉和皇家龙脉。兴修水利和发展漕运成为清朝经济社会发展的重中之重,“三藩、河务、漕运”成为康熙皇帝治理国家的三件大事。康熙至乾隆时期开凿了中运河,并修建完善了清口枢纽等工程,实现了河运分离,避免了黄河对漕运的不利影响。康熙和乾隆都多次沿大运河下江南巡查,其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巡视河工,最远到绍兴祭拜大禹。乾隆期间,英国马尔戈尼使团访华回国路线也是从北京乘船到杭州,然后继续乘船沿钱塘江而上至江西赣江再南下,陆上过梅岭关转入广东北江到广州乘海船归国的,这条线路被英国人称作“帝国运河”。大运河虽然成就了康乾盛世和大清帝国的美誉,但到道光年间,由于长期闭关锁国等因素,清朝国力迅速衰退,运河失修不畅,海运被提到议事日程。

    1842年英国人攻占镇江,封锁漕运,逼迫道光皇帝签订“南京条约”,太平天国战争又导致大运河部分河段中断。特别是1855年黄河再度决口,夺大清河入海,回归东流,大运河体系又遭严重破坏,清朝政府无力修复,漕运开始全面转向海运,李鸿章在1872年成立了轮船招商局。1901年光绪皇帝废除漕运制度,全面改征银两,2000年多年漕运体系从此寿终正寝。加上其后公路铁路发展,特别是1911年津浦铁路全线通车,大运河功能和地位从此一落千丈,黄河淮河以北航道逐步淤塞,南方航道网也有不同程度的破坏。民国时期兵荒马乱,大运河作为客运交通依然发挥着一定作用,但已支离破碎,无力修复。1938年为阻止日本兵进攻,黄河再次被人为决口泛滥,夺淮入海近十年,淮河流域成为重灾区,黄淮之间大运河基本遭到摧毁。

大运河复航一直是中华民族的伟大梦想,慈禧、光绪时期和孙中山、蒋介石时期都有恢复大运河的计划,但都没有付诸实施。清末到民国,大运河处于历史上最萧条时期,大部分航道淤积,只能局部通航几十吨的船舶。

 

    新中国大运河:旧貌换新颜

“水利是农业的命脉”,新中国一成立,毛泽东就陆续发出了“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等号召大修水利,新中国第一个五年计划(1953-1957)就开始了大运河的局部治理,并勘测完成了大运河整治规划方案。第二个五年计划(1958-1962)则把全面整治京杭大运河列为国家重点工程。1958年,国务院成立了大运河建设委员会,时任交通部部长王首道任主任,开始实施整治大运河计划,江苏、浙江、山东、河北各省也成立了大运河工程指挥部。通过三年“大跃进”,大运河各段均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基本实现了全线通航,航道等级得到大幅度提升,沉睡百年的大运河从此旧貌换新颜,堪称大运河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受到三年自然灾害以及后来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使得整治大运河计划没有得到完全实施,部分工程下马,大多数航道远没有达到2000吨级驳船双向航行的规划标准,条件较好的苏北运河也只能航行300吨级驳船,山东、河北、天津航段只能通航100吨以下船舶。到七十年代中期,黄河以北航段基本淤积断航,黄河以南航段也有不同程度的淤积,大运河又出现了“百废待兴”的局面。

邓小平领导的改革开放一开始,国家又把大运河通航提到重要议事日程。1982年,国务院批复了《京杭运河(济宁至杭州)续建工程计划任务书》,通过几个五年计划的不懈努力,济宁至杭州,特别是苏北大运河得到全面改观,完成了高等级标准的二线船闸建设。到上世纪末基本实现了济宁以下全线500吨级,部分航段1000至2000吨级的高等级航道。

进入二十一世纪,特别是最近十年来,交通运输部和山东、江苏、浙江地方政府又陆续实施了一系列大运河升级改造工程,基本完成了苏北地区的三线船闸建设,还修建通航了高等级的杭甬运河、芜申运河等通海和支线运河。改革开放创造了大运河历史上新的辉煌,使古老的大运河获得了新生,焕发了青春。2014年大运河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目录,成为“活”的文化遗产。预计到2020年将实现江南大运河全线达到1000吨级标准,苏北及山东黄河以南运河达到2000吨级标准,长江三角洲现代化的高等级航道网将全面建成。

 

贯通大运河:世纪梦想

然而,非常遗憾的是黄河以北大运河在七十年断航以后基本成了被遗忘的角落,尽管有很多关于大运河全线复航的呼声和提案,北京、天津、河北、山东各省市也都有积极推进复航的愿望,并各自采取了局部复航以及开发旅游航道等短期措施,但大运河全线贯通一直没有纳入国家层面的重要议程。

大运河不仅仅是运输之河,也是生态之河,更是文化文明之河,她是中华民族的灿烂瑰宝和珍贵遗产,是一部流动的大地史诗和文化长廊。大运河造就了西安、洛阳、开封、北京、杭州、南京等千年古都和天津、沧州、聊城、济宁、淮安、扬州、镇江、苏州、嘉兴、绍兴等历史文化名城,谱写了中华文明历史的动人乐章。大运河文化传承一直是中华民族几千年的不懈追求,贯通大运河是中国人民的百年梦想,具有十分巨大的历史和现实意义。

实现大运河全线贯通是对大运河文化的完整与传承。黄河以北大运河航段历史悠久,分布有北京、天津、沧州、聊城等重要运河城市,沿线流传着众多的风土民情,也留下了很多关于运河的历史遗迹,是大运河航道和大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不可或缺。

实现大运河全线贯通可以有效促进京津冀一体化战略,打造一条新的京津冀经济走廊和文化旅游廊道,带动区域经济的发展与繁荣。大运河全线复航可以建立京津冀与长江经济带紧密联系的大通道,并与海上丝绸之路实现战略对接,为国家实现三大战略提供强有力的支撑。

实现大运河全线贯通将有力改善华北地区水资源环境,促进绿色生态发展,形成一条绿色生态廊道,并将助力于雄安新区的建设与繁荣。同时将进一步完善沿线综合运输体系建设,环境友好的水路运输方式将发挥更大的作用,可以大大缓解道路运输压力,并有效减少环境污染和改善空气质量。

回顾几千年的大运河历史,无论是秦汉大运河、隋唐大运河、北宋大运河、明清大运河的繁荣,还是新中国大运河的崛起都表明:凡是国家复兴之时,都是大运河贯通之日。全面再现大运河全貌风采、给后人留下一个完整的大运河是时代赋予我们的历史责任与使命,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象征和实现“中国梦”的具体内容。

建议国家有关部门尽快启动大运河黄河以北(东平湖至北京)航段整治工程建设的规划工作,研究解决相关技术经济问题,将贯通大运河早日列入国家重大工程项目,为大运河历史长河埋下一个新的里程碑。

贯通大运河,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注:大运河历史研究的成果很多,但研究的视角和结论各有不同,本文观点属于个人研究心得,有些还待进一步考证和商榷,不一定准确。而“京杭运河”的名称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以后才出现,虽已被广泛使用,但缺少科学性和准确性,所以本文没有采用。

本文之所以强调大运河“贯通”而不是强调“复航”,是因为贯通大运河的历史价值和现实战略价值比通航价值要大得多,应引起社会各界以及相关决策者的高度关注。当然,贯通大运河还存在“水源不足、穿黄困难”等一些技术经济难题,但这些难题都可以通过技术方案解决,最多也就影响到工程投资和航道规划建设等级等问题,不能成为战略决策的障碍。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交通运输部水运科学研究院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