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运输部水运科学研究院宣传语
做好港口型国家物流枢纽的大文章
来源: 本站原创2019-04-12 11:55:37

 

罗本成

近期,国家发展改革委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印发了《国家物流枢纽布局和建设规划》(以下简称《规划》),提出到2035年基本形成与现代化经济体系相适应的国家物流枢纽网络。依托国家物流枢纽,形成一批具有国际影响的枢纽经济增长极。其中,港口型国家物流枢纽有30个,并明确了建设任务与要求。这为谋篇布局港口型国家物流枢纽、培育打造特色鲜明的港口枢纽经济,指明了路径和方向,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深刻理解《规划》的时代背景

物流业是支撑国民经济发展的基础性、战略性、先导性产业。2018年12月,经国务院同意,国家发展改革委和交通运输部联合印发了《国家物流枢纽布局和建设规划》。这是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物流等基础设施网络建设的决策部署,是实现物流资源优化配置和物流活动系统化组织所采取的重大举措,也是国家层面以“国家物流枢纽”为主题的首个重大专项规划。

早在2009年,国务院发布了《物流业调整和振兴规划》(国发〔2009〕8号),提出要打破行政区划的界限,优化物流业发展的区域布局。2011年,国务院办公厅出台《关于印发促进物流业健康发展政策措施的意见》,强调要科学制定全国物流园区发展专项规划,提高土地集约利用水平。2013年,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12部门联合发布了《全国物流园区发展规划(2013-2020年)》,以推动物流园区有序建设、健康发展。2014年,国务院印发了《物流业发展中长期规划(2014-2020年)》(国发〔2014〕42号),提出要着力加强物流基础设施网络建设,推进区域物流协调发展。2017年,国务院办公厅出台了《关于进一步推进物流降本增效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的意见》,明确要布局和完善一批国家级物流枢纽,并在规划和用地上给予重点保障。同年,党的十九大报告作出了加强物流等基础设施网络建设的决策部署,将物流枢纽建设提升到国民经济运行的高度。

2018年11月21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物流枢纽布局建设。会议指出,要瞄准国际先进水平,多措并举发展“通道+枢纽+网络”的现代物流运行体系,确保全社会物流总费用与国内生产总值比率明显降低,促进提高国民经济运行质量和效率。

当前,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加快国家物流枢纽布局建设,在更大范围高层次配置资源、拓展市场,培育打造特色鲜明的枢纽经济,破解物流业降本增效难题,既是我国物流业高质量发展的客观要求,也是建设“物流强国”的必然选择。《规划》是对国发〔2009〕8号、国发〔2014〕42号等重要文件的传承与发展,对打造以国家物流枢纽为核心的现代物流运行体系,推进物流业高质量发展,促进国家经济空间布局优化和现代化经济体系构建,具有重要的时代意义和深远影响。

 

准确把握好四个关键

《规划》蕴含了当今物流业发展的前沿理念和创新观点,集前瞻性、战略性和政策性于一体,是我国物流业发展的一次重大机遇,必将在“物流强国”建设征程中留下厚重笔墨。科学推进国家物流枢纽布局建设,关键要把握好四点。

一是准确把握概念内涵。《规划》开宗明义,国家物流枢纽是物流体系的核心基础设施,是辐射区域更广、集聚效应更强、服务功能更优、运行效率更高的综合性物流枢纽,在全国物流网络中发挥关键节点、重要平台和骨干枢纽的作用。强调国家物流枢纽应是承担国家物流责任、保障国家物流运行安全、支撑国民经济运行的重要载体,突出其公共性、基础性和战略性。要服务和服从于“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等国家重大战略实施;要功能齐全、设施先进,提高整体物流链运行效率和现代化水平;要辐射带动能力强,能在更高层面实现物流资源优化配置和物流系统化组织,更好发挥枢纽的规模经济效应。

二是准确把握布局建设要求。《规划》突出市场的主导作用,以自发形成的物流枢纽设施和运行体系为基础,以存量设施整合提升为主、以增量设施补短板为辅,统筹考虑国家重大战略实施、区域经济发展、产业结构优化升级等需要,拟建设212个国家物流枢纽。根据功能定位不同,又分为陆港型(41个)、港口型(30个)、空港型(23个)、生产服务型(47个)、商贸服务型(55个)和陆上边境口岸型(16个)等六种类型,并提出区位条件良好、空间布局集约、存量设施优先、开放性公共性强、服务功能完善、统筹运营管理、区域协同联动等规划建设要求,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和可操作性。

三是准确把握培育发展要求。《规划》结合“十纵十横”交通运输通道和国内物流大通道基本格局,选取127个承载城市,强调各承载城市要遵循市场规律、尊重市场选择,以市场自发形成的物流枢纽设施和运行体系为基础,选择基础条件成熟、市场需求旺盛、发展潜力较大的物流枢纽进行重点培育。要加强与其他物流枢纽的分工协作和有效衔接,带动其他物流枢纽做大做强,打造以国家物流枢纽为骨干、以其他物流枢纽为补充,多层次、立体化、广覆盖的物流枢纽设施体系,避免同质化竞争、低水平重复建设。

四是准确把握建设重点任务。《规划》结合我国物流业发展实际,从三个方面提出了10项重点任务,并明确了建设任务与要求。在整合优化物流枢纽资源方面,提出培育协同高效的运营主体、推动物流设施集约整合、增强国家物流枢纽平台支撑能力等重点任务;在构建国家物流枢纽网络体系方面,提出建设国家物流枢纽干线网络体系、依托国家物流枢纽加快多式联运发展、打造高效专业的物流服务网路、促进军民融合发展等重点任务;在推动国家物流枢纽全面创新,提出加强新技术新装备创新应用、发展物流新业态新模式、打造特色鲜明的枢纽经济等重点任务。这就为各级政府推进国家物流枢纽布局建设提供了政策依据与重要抓手。

 

谋篇布局港口型国家物流枢纽

要按照《规划》的总体部署与任务要求,加快推进港口型国家物流枢纽布局建设,培育打造特色鲜明的港口枢纽经济,促进“物流强国”建设。

首先,科学选址布局枢纽。对标《规划》的目标任务与要求,加强规划引导和政策支持,围绕国家重大战略实施要求,统筹谋划30个港口型枢纽的布局建设。聚集“通道+枢纽+网络”的现代物流运行体系,依托沿海、内河港口,选择基础条件、市场环境、发展潜力等要素相对成熟的物流枢纽进行重点培育,成熟一个推进一个。同时,保障充足的建设用地,为枢纽未来发展预留足够的用地空间,提供土地资源利用效率。

其次,补齐基础设施短板。结合城市产业布局和枢纽功能定位等,适度超前、高起点规划,重点补齐联运转运衔接设施短板,完善多式联运场站和吊装、滚装、平移等快速换装转运设施,提高一体化转运衔接能力和快速换装便捷性。加强物流与交通基础设施衔接,加快推进连接码头堆场、铁路干线的专用线建设,推动有需要、有条件的铁路专用线向码头前沿延伸,打通公铁水联运衔接的“最后一公里”。积极对接国内国际航线和港口集疏运网络,实现水陆联运、水水中转有机衔接,提高枢纽的辐射带动能力。

第三,提高服务供给质量。推动枢纽统筹对接船期、港口装卸作业、堆存仓储安排和干线铁路运输计划,提高物流供需匹配效率和一体化服务水平。加密港口型枢纽间的沿海沿江班轮航线网络,提升长江中上游港口码头基础配套水平和货物集散能力。加强载运工具、转运设施等与内陆集装箱标准间的衔接,在枢纽网络内积极开展内陆集装箱多式联运。依托国家或区域物流公共信息平台,畅通物流信息链,推动枢纽间、物流供应链上下游间信息共享、业务协同。积极推广电子化单证,推进实现“一单制”物流全程可监测、可追溯平。积极提升国际物流网络化服务水平,推进中国标准“走出去”并与国际标准对接,提高全球物流价值链资源配置能力。

第四,培育协同高效运营主体。遵循市场化原则,以提升效率效益为导向,激化市场主体积极性。通过联盟运作、资产整合、业务融合、平台对接、资源共享等市场化方式,培育形成一批资源整合能力强、运营模式先进的标杆运营企业。创新枢纽经营管理模式,探索建立多方利益协同机制。发挥好政府的关键引导和统筹推动作用,推进构建以物流枢纽为核心的现代供应链组织运行体系。引导物流服务企业集群发展,提升物流一体化组织效率。

第五,大力培育发展新动能。加强新技术、新能源、新装备创新应用,鼓励有条件的枢纽建设全自动化码头、无人场站、智能仓储等现代物流设施,推进自动导引车、智能穿梭车、绿色载运工具和装卸机械等的应用。加强枢纽与腹地生产、流通、贸易等大型企业的无缝对接。积极发展枢纽平台业务模式,创新枢纽的产业服务功能,优先推进临港工业、国际贸易、大宗商品交易等产业联动发展,推动枢纽向供应链组织中心转变。鼓励企业围绕“一单制”物流创新业务模式,拓展金融、贸易、信用等增值服务。大力发展数字物流,加强数字物流基础设施建设。充分利用“云大物移”等现代信息技术手段,创新物流数据产品供给,提高数据服务能力。

第六,积极营造良好环境。加强部门、央地间的协调联动,做到密切配合、政策协同,形成合力统筹推进枢纽的布局建设。持续深化物流领域“放管服”改革,打破阻碍货畅其流的制度藩篱。鼓励地方政府在国家物流枢纽统筹设立办事服务机构。加大投资和金融支持力度。引导商业金融机构在风险可控、商业可持续条件下,积极支持枢纽相关设施建设。规范枢纽内物流企业的经营行为,加强企业信用信息体系建设。发挥好行业协会的桥梁作用,积极做好政策宣传、标准制修订、统计制度实施、经验总结推广等相关工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交通运输部水运科学研究院立场无关。